top of page

à définir

圣日耳曼德佩区,这个自二战后就成为了巴黎知识和文化生活中心的区域,涌现了玛格丽特·杜拉斯、让-保罗·萨特、西蒙·德·波伏娃、弗朗索瓦·特吕弗, 毕加索、贾科梅蒂、欧内斯特·海明威等知名的作家和艺术家。今天我们就从Rue des Chartreux (查特勒街)出发,跟随前人的脚印,回到过去。

查特勒街

Rue des Chartreux位于巴黎六区的Odéon街区, 1790 年之前是查特豪斯修道院 ( Chartreuse de Paris )的所在地,而后挖出了这条街道并借用了查特豪斯修道院的名字。这条街直通大探险家公园(Jardin des Grands Explorateurs),无数的文人墨客和革命者路过这里,甚至成为他们生命最后的落脚点。位于查特勒街的塔尼儿医院、已经被拆除的查特豪斯修道院都见证了这条街的革命岁月。

查特豪斯 ,1655年



塔尼儿医院(Tarnier)



大探险家花园

穿过查特勒街,我们就到达了大探险家花园,它的全名很长:Jardin des Grands Explorateurs Marco Polo et Cavelierde la Salle,是以马可·波罗和罗伯特·德·拉萨勒命名的。大探险家花园建于19世纪末,向北直接通向卢森堡花园,这是一座名副其实的巴黎露天纪念碑 1867 年至 1874 年,加布里埃尔·戴维乌德 (Gabriel Davioud) 和让-巴蒂斯特·卡尔波 (Jean-Baptiste Carpeaux) 等几位伟大的法国雕塑家在这里创作并留下了他们傲人的作品。


离开大探险家花园之后,一路向北,就来到了著名的卢森堡公园。



卢森堡公园


1612年亨利四世的王后玛丽·德·美第奇Marie de Médicis 买下了弗朗索瓦·德·皮尼-卢森堡公爵François de pinet-Luxembourg 的私人庄园,想追梦童年时代的回忆,打造一座佛罗伦萨式的美妙庄园,复制一个意大利波波利Boboli情调式的花园,花园保留了卢森堡公爵的名字—卢森堡公园。


几经历史辗转,多次改造翻新,现在的卢森堡花园是法国最美的花园之一,也是法国、英国、意大利园林艺术之结晶。19世纪法国大革命时期,宫殿曾经一渡成为“监狱”,后来成为拿破仑一世的“帝国参议院”—今天是法兰西共和国参议院所在地。


汲取了卢森堡公园的艺术精华,在它周围的公寓里也蕴含着饱满的艺术气息,这就是卢森堡公园旁的艺术之家



公寓所在的奥斯曼大楼距离美丽优雅的小卢森堡公园仅50米,位于法式四层,配电梯,三间卧室,两间卫浴,朝南,总面积116平米。著名的学府:L’École alsacienne,Lycée-Collège Montaigne, Université Panthéon Assas (巴黎第二大学)就在附近。它的周围还有着文人墨客钟爱的世界级美食餐厅。


艺术家的食之道


在艺术之家旁,有这样几家餐厅,另无数文人流连忘返,第一家就是La Closerie des Lilas(丁香园)

从Verlaine到Hemingway,从Picasso到Gide,你仍然可以在这家餐厅找到所有关于这些著名艺术家的记忆。



第二家餐厅是神话般的La Coupole,自1927年以来,它一直是蒙巴纳斯历史的象征。这里有被列为历史遗产的艺术装饰,主厨提供的法式菜肴也是不容错过的。

La Coupole可以满足你所有的愿望,从早餐、午餐和晚餐,到开胃酒和创意鸡尾酒和美式酒吧。


文豪咖啡馆



巴黎永远没有终结。每个在此生活过的人都有和别人不一样的记忆。我们总是会回到曾经的巴黎,不管我们是谁,不管巴黎怎么改变,也不管回去有多困难或者多容易。

——海明威


虽然现在的巴黎已经与那时的巴黎不同,但在普罗可布咖啡馆(LE PROCOPE)里,你也许还能看到,还是无名军官时的拿破仑因没钱买单在那里留下军帽作为抵押,罗伯斯庇尔、丹东和马拉坐在一起激烈的讨论着社会大变革。


在被称作巴黎的“流动盛宴”之一的花神咖啡馆里(CAFE DE FLORE)存在主义与超现实主义在你的邻桌诞生,你见证了人类文学史和哲学史的一大突破;也许你没有发现刚刚与你擦身而过的就是大文豪波伏娃与萨特,就是在这里开始了他们的旷世奇情。


海明威和玛莎·盖尔霍恩在 CAFE DE FLORE


La Rotonde 圆亭咖啡馆在战争期间是著名的知识分子聚集地,也是海明威等存在主义者喜欢去的餐厅,年轻的毕加索在这里探索他的人生,利奥波德在这里回忆他的诗意人生。

巴勃罗·毕加索( Pablo Picasso)、莫伊斯·基斯林( Moïse Kisling)和帕克雷特( Pâquerette)在La Rotonde


我们跟随历史的年轮探索了巴黎这片曾满怀激情与抱负的土地,这本回忆录里更有着无数为文学为革命付出青春岁月的普通人,刚刚过去的法国国庆节(巴士底日)是献给他们的,献给为这个世界默默奋斗的丰满的无产阶级。在巴黎这个繁华的盛宴中,不只有贵族的优雅与奢华,这里还有着理想、有着坚韧、有着时代的呐喊。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