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意大利国宝的中国情结,走进瓦伦蒂诺和他在巴黎郊外的中国风乐园

“1993年我第一次去到北京,”

瓦伦蒂诺·加拉瓦尼(Valentino Garavani)回忆道,

“当立在一件中国传统服饰前时,我迎来了人生中最感动的瞬间之一。”



瓦伦蒂诺,又或说华伦天奴从1960年创建同名品牌以来,一直以华丽又优雅的风格立足于高级时装界。不论是他得体的举止、优雅的意式卷舌音又或是永远裁剪合身精致的西服,都是意大利人瓦伦蒂诺的个人标签。




但每当人们问起什么是他最大的设计灵感来源时,他总会说起中国,那悠久古老的历史和巧夺天工的传统服饰点亮了瓦伦蒂诺的设计之路。

瓦伦蒂诺对中国文化的喜爱可不仅仅停留在口头上,今天我们就带大家一起走进他在巴黎郊外的城堡,一起来感受这位意大利国宝级设计师浓厚的中国情结。




怀德威尔城堡 Château de Wideville



怀德威尔城堡修建于17世纪,最初由路易十三的财政大臣修建,之后便成了路易十四某位情人的住所。瓦伦蒂诺在1995年时买下这座拥有8间卧室的路易十三风格城堡后,便找来二十世纪法国最重要的室内设计大师——亨利·塞缪尔(Henri Samuel)一起开始了改造。



亨利被《建筑文摘》誉为“进步历史主义的最高大师”,也在1950年主导修复了欧洲豪门罗斯柴尔德家族的费利耶尔城堡(Château de Ferrières)和大家熟知的顶级红酒酒庄拉菲酒庄(Château Lafite Rothschild)。




尽管亨利已是室内设计行业的行业标杆,瓦伦蒂诺依然没有选择放弃自己的审美标准。

“每一个房间我们都是共同设计的,我有些难对付而且还是个喜欢挑剔的人。所以即使我十分崇拜亨利,但我还是需要表达我的观点。”


在他的城堡里,有这两个地方最让瓦伦蒂诺沉迷。

冬季花园(Winter Garden)

名为花园,但这其实是一个多功能房间。


18世纪的皮埃蒙特枝形吊灯悬挂在冬季花园的拱形天花板上,一扇法式大门直通向花园露台,地面则是由 Jacques Moreno Pontremoli 风格的花卉图案羊毛地毯覆盖,中式图案填满了拱形壁龛,屋内的鸡尾酒桌上也镶嵌着粉彩玫瑰盘。

这个奇异的空间里满载着瓦伦蒂诺热爱的中国灵感。大量精美瓷器点缀在各个角落,粉彩玫瑰花园座椅,镀金木桌案上摆放着结实盖罐,金色壁架上则立着身穿中国传统服饰的人偶。

冬季花园里各种装饰的碰撞和冲突,让空间巧妙地呈现了印上浓厚瓦伦蒂诺标记的中国风。明艳,丰满又华丽,就像永不褪色的华伦天奴红一样,放肆地绽放出了美丽的趣味。


鸽舍(Pigeonnier)

保持冬季花园命名的优良传统,鸽舍当然也不是真的鸽舍。



这座用石灰石和红砖装饰的圆柱形三层小塔修建之初是为了饲养鸽子,现在则是一个安静奇幻的世外桃源。瓦伦蒂诺在这里阅读、听音乐,也在这里进行最新的设计项目。

对于这个挑剔又独特的设计师来说,鸽舍的装饰是一项挑战。“你不能随便放置通常的18世纪欧洲家具和物品,这感觉不对,我想做些特别的事情。”这个念头最终让鸽舍比他心爱的冬季花园更特别也更戏剧化。

鸽舍的中国风更加现代,鲜明的线条和图形对比让人联想到1920年上海的装饰。手工制作、涂有金色绿色的金属镂空栏杆搭配着沿着楼梯摆放的清代人物画像,似乎格格不入却异常和谐。画廊展示着金色屏风和仙鹤雕像,窗户和书架则饰有模仿茅草屋顶的镀金山墙饰。

“几乎所有东西都是中国的,”在鸽舍最底层休闲区放松的瓦伦提诺说,“我觉得挺和谐的。”



在2008年华伦天奴品牌被卡塔尔皇室买下后,瓦伦蒂诺便愉快地迎来了他的退休生活,虽然在全世界都拥有自己的奢华产业(伦敦、罗马、纽约、格斯塔德),但他每年都会在怀德维尔城堡停留几个月,尽情享受在这里的奢华时光。



如果你也想像瓦伦蒂诺一样拥有这么一座奢华雄伟,又离巴黎的繁华近在咫尺的城堡,那就不要犹豫快来联系我们吧!这类顶级地产可不是随意就能找到的哦!

同时也不要忘了继续关注我们,下次再继续为大家介绍瓦伦蒂诺在巴黎市内顶级地段的公寓,来看看设计大师的奇思妙想又会撞出什么样迷人的火花吧!

bottom of page